【国际志愿行】中国风吹拂着满园桃李,她在泰国播撒下汉语的种子


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一书中记录了自己旅居巴黎的生活,书的扉页写着:如果你足够幸运,年轻的时候在巴黎生活过,那么此后无论你到哪里,巴黎都将一直跟着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巴黎”:海南、青海、或是桂林。于我而言,那座“巴黎”是泰国东北部孔敬府的一个小县城——春彭县

 

我以汉语教师志愿者的身份在那里生活了十个月,防晒霜用掉了八瓶,每天与强烈的紫外线斗争。回国后的每一个盛夏高温天,都让我想起泰国;榴莲、椰子、红毛丹,也都让我想起泰国;甚至在校园里听到泰国留学生聊天时,也想从记忆深处的泰语课本里选一两句去搭话,可惜印象最深刻的只有如何砍价了。我的“巴黎”就这样一直伴着我。

 

每年的6月7日都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全国人民瞩目的高考第一天,2017年的6月7日,对我来说也是个特殊的日子。那天的我,作为第16批赴泰国的汉语教师志愿者,正和其他四位志愿者伙伴在浦东机场等待登机。

 

国家汉办每年都会给即将赴任的志愿者寄一些物品,有中国结、春联、脸谱等教具,还有一个大容量的包,那个包上会印上中国国旗,一面很小,但非常鲜艳的五星红旗,书包的布料是黑色的,把五星红旗衬得愈发鲜艳。那天候机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把行李放在了一起,书包也紧挨着放在椅子上,窗外阳光照进来,五个新书包,五面鲜艳的国旗,我们觉得那个画面很美,就随手拍了下来。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内心充满了对任教生活的憧憬和想象。

 


抵达后我才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赴任后,我下午一点跟随任教学校的老师从曼谷出发,十二个小时后,在凌晨一点到了住处,因为天已经黑了,看不清住处周围的环境,但是我们推开门的一瞬间,门倒了,学校老师说明天就给我们修。进了房间之后才发现,房间里除了两张床,只有一个小方桌,窗户也是用塑料纸板挡住的。志愿者群里的伙伴们都在发自己的住宿环境,有的拍了照片,有的录了小视频,我一个个点开看了,发现自己住的是最差的,心情异常沮丧。

 

那是非常闷热的季节,但我们没有空调,起初的一段时间非常不适应,经常睡不着或是热醒。醒了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我被分到了一个住宿条件不太好的学校呢?为什么其他志愿者们的学校饮食也那么好,但我的学校不是呢?睡不着的时候就翻开相册看看,正好翻到了在机场拍的五个书包的照片,心情好像一下子被那抹鲜艳的红色照亮了,那时的心境又回来了,我想既然我来泰国最初的想法就是教好汉语,体验这里的生活,那么就不必在意其他的事情了,想通之后我就不再那么纠结了,也更加坦然了。那一刻,我重拾了我的初心

 

与学校初相识后,我也渐渐走进了它。我任教的学校是一所华校,学校是慈善会创办的,会中有不少华裔,因此学校的中国味”特别浓。端午节、中秋节、春节……每个中国传统节日都过得非常隆重。从准备节目、邀请家长、布置学校到办晚会,断断续续要准备半个月。节日那天,所有的泰国老师都会穿上红色的衣服。春节的时候,家长们也会给孩子穿上唐装或是小旗袍,年味十足,但有时,家长会记错春节的日子,在正月里的某一天突然让孩子穿唐装来学校,学校的校服是绿色的,他便成了万绿丛中的一点红,甚是可爱。


 

学校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民乐团,有扬琴、古筝、二胡、笛子等,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排练中国古典乐曲,在节日晚会上演奏。如果我不曾去过那里,我是万万不会想到,泰国东北部一个小镇上的学校,竟会庆祝中国的传统节日,学生家长和镇上的居民坐满了露天礼堂,礼堂里演奏着《金蛇狂舞》《挤奶舞曲》这样熟悉的旋律。

 




细细算来,从泰国回来已经一年半了,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模糊,但学生们的面庞始终清晰。那些一笔一画写汉字时认真的神情,一字一句背古诗时摇头晃脑的样子,还有几个捣蛋鬼,日常拌嘴后哭丧着脸找我理论,或者写完作业得了一个小贴纸,开心得撑着一把小伞在教室高歌《Let it go》,伞没拿稳,戳到了额头,立马眼泪汪汪跑来求安慰,真是可爱而又可气。





泰国孩子的课堂,热闹却失控,如果你没有足够有趣的游戏,那么这份热闹便与你无关。孩子们的新鲜感消散得也很快,上周还是参与度百分之百的游戏,下周可能就是课堂冷场的导火索。孩子们非常喜欢画画、涂颜色,凡是与画画相关的作业,都能引起欢呼。

 





除了日常的课堂教学之外,辅导学生参加各类汉语比赛也是我的工作之一。二年级的杜夏是个认真的小姑娘,汉语发音也很标准,但从未代表学校参过赛,因此不在参赛候选人之中。当我从教室把她带到中文校长面前,极力推荐她去参加东北片区的汉语比赛时,她很胆怯,中文校长也犹豫了,但一时没在低年级找到更合适的学生,因此就暂定她去参赛。之后每天下午三点半,小姑娘准时出现在我办公室,从挑选朗诵篇目,设计动作,确定配乐,到最后的节目成型,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最终小姑娘为学校赢回了一枚铜牌,领完奖的她小跑到观众席,在我面前站定,捧着奖牌鞠了一躬,说“谢谢老师”,那一刻我在想,她的心里已经种下了一颗汉语的种子吧。

 




去年,新任志愿者告诉我,杜夏又要代表学校去参加比赛了,并给我发来了为比赛准备的节目视频,小姑娘更自信从容了。看呀,那颗小种子已经发芽了。

 

也许我不会再回到我的巴黎,但那段生活带给我的印记永远无法抹去。它磨炼了我也重塑了我,更确切地说,它一深一浅雕刻了我。也愿所有的海外志愿者,都在自己的巴黎收获一段光荣岁月。


 

 编辑:刘子贝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