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学讲坛】齐沪扬:关于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建构一些具体问题的思考


12月14日下午,我院在23幢105举行了题为“关于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建构一些具体问题的思考”的讲座。本次讲座由陈青松书记主持,齐沪扬教授主讲。

 

本次讲座视野开阔、逻辑严密、内容丰富、现实针对性强。齐沪扬教授基于丰富的对外汉语教学实践经验和广博的研究视野,结合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对外汉语教学语法大纲的研制和教学参考语法书系(多卷本)”的设计和实施情况展开,先从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革新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说起,重点从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理论基础、体系构建需要处理的关键问题、语法项目的提取标准和语法项目的分类分级等四个方面论述了他对新的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思考和尝试。

 

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亟需革新成为学界共识

 

自上个世纪末开始,就不断有学者呼吁对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进行改革。特别是2015年12月,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研究中心举办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建设论坛,一批中青年学者参会,强烈呼吁学界重构对外汉语语法体系。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已到了非改不行的地步。建构一个新的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并不容易,齐沪扬教授认为理想的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首先要符合学习者的特点与需求,其次要同时兼顾到语法习得规律、汉语语法规律、汉外语言差异等三个方面,他主张要以句子为核心,贯通句子与篇章、句子与短语,建立以句子为核心的语法关系体系。

 

建立对外汉语教学语法新体系的工作主要包括两个部分:语法教学大纲和参考语法,对于教学语法大纲而言,主要考虑以下问题:依据什么理念确定教学语法体系?该体系的范围有多大,包括哪些语法项目?该体系的教学分级依据是什么?

 

语法格局的教学包含着语言共性的教学。“一个了解自己母语语法的汉语初学者,在学习汉语伊始,接触到一个简单明了的汉语语法格局时,从语言共性的角度思考,会发现些语法规则与自己母语语法规则是相同或相近的,当然,也会有些是完全没有见到过的……总的来说,一个初学汉语者,在教师的讲解下,是有可能了解并接受一个全新简明的第二语言汉语语法格局的。”齐教授引用著名学者赵金铭的话来做解释。

 


“一个初学汉语者,是有可能理解简明的教学语法体系的。所以建立语法大纲尤为重要。我们的项目不光是对以前语法大纲的修订、补充和增删,也会建立新的语法大纲。”教授希望在2022年项目建成时,数据平台能够向外界开放,以便更多学生学习和使用。“凡是和语法教学相关联的东西我们都要做好!”

 

教学语法体系构建的理论基础是什么

 

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建立,大体经历了以下基本历程:由邓懿的《汉语教科书》初创体系,李培元等的《基础汉语课本》进一步完善此体系,赵淑华等的《现代汉语句型系统》促使该体系的基本格局形成,王还主编的《对外汉语教学语法大纲》为此做了阶段性的总结。在这之后,尚无新的教学语法体系问世。我们必须看到,当前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并没有完全跳出传统的以汉语为母语的语文教育体系,因而未能充分照顾到作为成人的第二语言学习者所具有的成熟的认知能力的特点,也未能体现对外汉语教学所必需的跨语言比较特征。因此可以说,当前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有很明显的局限性。

 

学界自20世纪80年代末至今,不断探讨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和大纲问题,有很多真知灼见。归纳起来有以下两点。首先,以往的研究已具有问题意识,提出了许多值得学界思考的问题。提出这些问题的教师,大都具有本体语法研究的经历,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多年,在理论上和教学上都有较深造指,提出的问题具有针对性和启发性。2015年12月教学语法高层论坛上专家的发言,可以看成是“问题意识”的一次集中表现。其次,以往的研究已具有改革意识,研制大纲是学界共识。对外汉语学界不少学者呼吁,现有的语法体系存在明显不足,需要改革,希望研制新的大纲成为学界共识。有的学者从建构体系的角度指出现有体系的不足,也有学者就教学语法体系中具体语法项目的设立、语法项目的具体实施等问题提出建议。

 


语言特征的揭示是语言研究的基本问题,也是语言学发展、进步的前提条件。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建构,有助于对汉语特征和规律的清楚认识。如何在前人零散研究的基础之上,建构起一部将汉语放在世界语言的大背景下的,科学、系统、全面的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这是检验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语言研究水平的重要标志,对建立汉语语言体系也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

 

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建构,应立足于汉语的特征,既不排斥某种理论,也不盲从某一种理论;既采用结构主义的研究方法,也采用功能主义的研究方法。是基于大规模语料基础上的,有实证数据支持的一项研究。

 

语法项目提取标准:明确”“简洁”“实用

 

关于语法项目提取标准,有可参考借鉴的,也有需要自主创新的。

 


“标准”的核心主题是以5个字母C打头的词:Communication (交际)、Cultures(文化)、Connections (贯连)、Comparisons (比较)、Communities (社区),即在语言交际、文化认知、外语与其他学科的联系、语言文化方面的比较以及到社区等校内外环境运用语言等5个方面来制定外语教育的培养目标。

 

例如美国的外语教学标准,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外语习得和外语教学问题,表明美国的外语教育,已经从旧的教学模式中实现了蜕变,顺应了新的时代的要求,关键的指导思想是提出注重学生的交际能力培养与综合素质培养的教学目标。从第二语言教学的发展来看,这种基于交际能力的各个因素设计的宏观目标体系,代表了第二语言教学理论方法的发展趋势。

 

在我国,以往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虽然反映了语言学能力要求,但是对其他方面几乎没有涉及。新的体系构建应将社会需求和人才培养紧密联系在一起。语言结构不同,不同语言的语法点也不同,语法项目作为研制大纲的切入点,是有理论依据的。

 

语法项目提取的标准可以考虑以下三点:一是明确。学生语法项目的习得应该在他的语言能力中得以体现,也就是说语法项目应该和语言能力有必要的关联。二是简洁。所谓的简洁包括在语法项目提取时数量上要有所控制和在语法项目提取时要少考虑体系完整性的问题两个方面。三是实用语法项目的提取要考虑到对外汉语教学里实际需要的。

 

分级知识面面观

 

初级阶段的语法项目应该如何确定?有学者认为,现有初级阶段的语法点已经大致反映了汉语语法结构的基本面貌,同时也是上述各种教学语法著作的主要内容。可见,现行初级阶段的语法点,应当是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核心内容”,这样的看法在对外汉语学界有普遍的认同。

 

语法初中级是相对于高级而言的,两者一体,不好区分清楚。老HSK就只有初中级考试和高级考试,没有初级考试和中高级考试。也就是说,初级和中级之间界限是模糊的,这对于留学生的教学也是不利的。齐教授提到:“我们如果在这里有所突破,对于这个长期界限不清的初中级大纲作出了重要的修改、界定,意义重大。” 他做了语法项目分级大纲,研制目的在于区分初级和中级的界限

 

要说明的是,按照“学时教材”的方法确定语法项目的分级,特别是初级阶段语法项目的分级的方法,应该是可行的。有学者认为,现在我们的大纲将语法点分为初、中、高三个级别,依据的是国内汉语教学的情况,即在目的语学习环境中的一种分级。有学者认为,“对国外汉语教学几乎没有意义”,齐教授对这个观点进行了否定。

 


语法项目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介绍,应详略得当,而是否应该向留学生传授会因时代变化而变化。齐沪扬教授对此举了“把”字句教学在大纲中十分混乱的例子。“高级留学生有意回避把字句的使用,可见有目标地引导和在口语中实践是截然不同的。”“许多教学机构只注重成语教学,而是否真正运用妥帖是有待商榷的。”这是齐沪扬教授对语法项目实际运用提出的问题。

 

语体语法的分类标准很难划定,齐教授认为可按交流性语言和非交流性语言的标准作考虑。以往大纲被诟病,是因为局限于结构主义的视角,而忽视了书面语教学的重要性。

 

立足汉语本质特点,融入世界二语教学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语法教学一度受到冷落,许多研究者认为有意识学到的语法结构无法转变为无意识的语言能力。然而,目前许多有失第二语言习得方面的研究,使人们对第二语言教学中语法教学的作用进行了重新思考。

 

首先,有研究者从心理学、心理语言学、认知语言学角度证明,有意注意是语言学习活动中的一个必要条件,语法教学虽然改变不了语法习得的顺序,但可以加速对语言形式的掌握。

 

其次,国外学者通过母语为其他语言的英语学习者进行实证研究发现,虽然调法习得顺序改变不了,但是语法教学可以加速某些结构的掌握,如果语法教学与中介语发展阶段恰好吻合,将极大地推动学习者中介语的发展。

 

第三,语法的概念有了新的扩展,语法不仅仅限于固定的结构形式,语法是变化、语篇的语法与意义形成有机的统一。

 

总之,对外汉语教学语法体系的建构,既要有理论上的思考,还有更多的具体问题的操作,从理论上来说,对外议语教学语法大纲体系的建构,要真正坚持“立足汉语本质特点,融入世界二语数学”的研究方法:既强调建构具有汉语特色的教学语法体系,又坚持国际化的研究视野,和世界二语教学理论发展同步,以实例为世界的二语教学理论的完善提供支持。

 


关注普遍语法,关注类型学,关注人类语言共性,是编制对外汉语教学语法大纲所要关注的点,使之可以应用于更宽广的领域。学习语法和语法教学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无论教与学,都会让我们受益终身。

 

编辑:陈璐瑶

【关闭页面】